分類彙整: 言情小說

優秀玄幻小說 皇城第一嬌 愛下-236、壽宴上的送葬曲!推薦

皇城第一嬌
小說推薦皇城第一嬌皇城第一娇
傍晚夕阳尚未落下的时候,阮府的寿宴就已经开始了。
布置的喜气盈盈的大堂里,一个巨大的金色寿字高悬堂上。
阮廷满脸笑容和阮夫人坐在主位上接受诸位来宾的道贺。下方的客位最前面分别是摄政王和王妃、骆大将军和夫人、宁王夫妇、苏太傅的长子和夫人,穆王妃和穆安郡王夫妇,然后才是白靖容和姬容以及其他来道贺的宾客。
白靖容也没有因为自己的座次靠后而不悦,十分淡定地坐在了穆王妃的下首。
倒是在场许多宾客都有些心不在焉,这实在不能怪他们。毕竟谁能想到一个丞相寿宴, 竟然能同时见到三十年前名震天下的东陵双姝?
虽然时光荏苒,这两位早已经不复当年的芳华,却依然是风仪无边,令人心驰神往。
许多小姑娘也才刚刚发现,不久前刚在上雍风华录上看到排名第一的摄政王殿下竟然和穆王妃有几分相似。难怪摄政王殿下如此俊美,人家母亲本就是绝色美人儿啊。
骆君摇坐在谢衍身边,端起桌上的果酒浅酌了一口, 朝对面正望着自己的爹爹露出个灿烂的笑容。
今天骆云夫妇来的比较晚, 开宴之前她都没来得及跟父母说上两句话。
众人贺寿完毕,阮廷亲自端起酒杯朝众宾客笑道:“阮某区区寿辰,劳动诸位大驾光临,多谢诸位贵客赏脸。阮某在此敬诸位一杯,还望各位今晚能够尽兴。”
座下的宁王笑道:“阮相客气了,今天你是寿星公,该咱们敬你才对。”
虽是这么说,众人还是端起酒杯与阮廷共饮了一杯。
宁王和阮家算是亲家,说话自然也随意得多。
異 界 水果 大亨
宴会正式开始,竹丝乐曲响起,妖娆的舞姬巧然入场翩然起舞。
不过今晚关注这些舞姬的人并不多,许多人的目光依然无法从白靖容和穆王妃身上移开。
倒不仅仅是因为两人的美貌,更多还是因为这两人的身份。
身为大盛宿敌的白靖容和从不出席宴会的穆王妃同时驾临,已经有不少人在心中盘算难不成是有什么深意?
骆君摇捧着淡酒,一双明眸不着痕迹地打着转。
“看什么?”谢衍低头看着她轻声问道。
骆君摇啧啧道:“东陵双姝果然名不虚传,哪怕是三十年后也是无论在哪儿都能引人注目啊。”
谢衍扫了一眼对面的白靖容,不料白靖容也恰好在看他们。
白靖容含笑朝两人举了举杯, 谢衍神色平淡地撇开了眼,骆君摇端起酒杯朝白靖容展颜一笑。白靖容似乎觉得有趣,喝了一口酒,低笑了一声。
坐在她旁边的姬容闻声侧首看了一眼白靖容,却没有说话。
白靖容偏过头笑吟吟地看着姬容,“阿容在生母亲的气么?”
姬容平静地道:“母亲误会了。”
白靖容道:“我来了上雍好些天,阿容却只来看过我两回,这般冷淡难道不是在生气?”
姬容放下酒杯,平静地道:“我在生气,母亲待要如何?”
白靖容轻叹了一声道:“让你来上雍做质子,母亲也是没有法子。不过你放心,以后大盛人不会为难你的。你年纪也差不多了,母亲给你娶一房贤妻可好?”
姬容不答,白靖容笑问,“你瞧那摄政王妃,是不是很有趣?”
姬容看了一眼斜对面正抬起头跟谢衍低语的骆君摇,目光落到白靖容身上,“母亲想要做什么?”
白靖容诧异道:“什么叫我想做什么?娶妻生子不是人之常理么?还是说…阿容也喜欢骆家那小姑娘?”
姬容神色微变,定定地盯着白靖容。白靖容笑吟吟地与他对视, 从她的脸上眼底根本看不出丝毫的情绪。
“母亲说笑了,这种玩笑开不得。”
白靖容凑近了一些,低声笑道:“阿容,你刚到上雍就试图接近骆家小姑娘,以为母亲不知道么?可惜呀…那小姑娘不理你,倒是一味的喜欢谢衍呢。”
她仿佛说的是什么有趣的话题,掩唇低低地笑了起来。
两人说话的声音极低,几乎都要挨到一起去了。大堂里又十分嘈杂,外人不仅听不到他们说话,连想读唇语都难。只觉得这对母子太过亲近了一些,倒是母子关系不睦的传言有些不合。
姬容垂眸不语,放在另一边的左手暗自攥紧又放松,他道:“母亲说笑了。”
白靖容慈爱地拍拍他的手臂道:“阿容,母亲可不喜欢忤逆的孩子。”
姬容低沉声道:“儿臣明白。”
骆君摇有些无聊地拖着下巴观察整个宴会,宴会什么的永远都是这么无聊。
特别是古代的宴会,一旦坐下来了,基本上就要一直坐到宴会结束。
这份无聊,一直到宫中黄公公代替小皇帝送来了贺礼也没有结束。
等到阮廷恭敬地接旨谢过了陛下的贺礼,又亲自将黄公公送出门,谢衍才轻声对骆君摇道:“摇摇觉得无趣,我们可以先走了。”
骆君摇有些意外,“可以先走吗?会不会不太好?”
一匡天下
谢衍轻笑道:“陛下的贺礼送到,关系不算亲密的宾客就该走了。摇摇若是不信不妨看看,一会儿岳父和苏家都该走了。”
苏老太傅今晚并没有来,代替他出席宴会的是苏家嫡长子,也就是苏蕊的父亲,苏泫的祖父。
“再说,我们不走,别人怎么好意思走?”谢衍淡然道。
骆君摇一想也是,这种宴会高位者很少从头坐到尾。且不说你待在这里别人不自在,你都不走身份比你低的人又怎么好意思走呢?
骆君摇眼睛微亮,“那…咱们走?”
女总裁的顶级高手
朝对面看起去,苏氏朝骆君摇含笑点了下头,又侧首对骆云低语了几句。
骆云抬头看了过来,然后又朝刚刚送客回来的阮廷看了一眼,显然也有这个意思。
谢衍道:“让人去跟阮相说一声。”
“嗯嗯。”骆君摇连连点头,谢衍正要侧首招来叠影吩咐,就听到外面传来一个颇为洪亮的声音,“鸣音阁雪崖公子奉阁主之命贺阮相大寿!”
原本喧闹的大堂里有一瞬间的安静,许多人纷纷扭头看向刚刚回来正要坐下的阮廷。
更多的人不明所以,也纷纷看向阮廷,一时间倒像是所有人都盯着他一人了。
阮廷也是一怔,显然并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一出。
大堂里,不知是谁说了一句:“没想到阮相跟鸣音阁还有交情?”这语气有些古怪,带着几分说不出的意味。
鸣音阁在上雍是一个有些奇怪的存在,知道它的人有的对它十分忌惮,有的当他是个单纯的销金窟,而还有更多人压根就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或者隐约听说过却不知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至于雪崖公子其人,即便去过鸣音阁的人也只知道他是个琴师,除了长得好琴弹得好,也就没有什么特殊了。
丞相大寿,鸣音阁的主人不自己来贺寿也就罢了,竟然派一个琴师来?
来给丞相大人弹奏祝寿曲么?
而更了解鸣音阁一些的人则是心生怀疑,难不成这姓阮的跟鸣音阁有什么关系?
人们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传说中鸣音阁背后的靠山是内城中某位位高权重的大人物。
大盛丞相算不算是位高权重?
顶着各种隐晦的探究怀疑目光,阮廷神色不变眼眸却沉下了几分。
宁王有些意味深长地看了阮廷一眼,笑道:“阮相,传说这位雪崖公子可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琴师啊。据说有大盛第一琴师之称,不如请进来让大家也开开眼界?”
阮廷自然也知道,人都上门了也不可能直接将人赶出去。
当下笑了一声道:“来者是客,请雪崖公子进来。”
此时的阮相并不知道,在不久之后他就会无比后悔这个决定。
骆君摇也不说要走了,有些兴奋地揪着谢衍的袖摆,目光却落在了阮廷的脸上。
阮廷神色平静,看不出喜怒。
谢衍低头看着那揪着自己衣袖的纤细小手,伸手轻轻握住问道:“摇摇,不走了么?”
骆君摇道:“毕竟是丞相的寿宴,咱们这么早走不合适,还是再等等吧。”
谢衍眼眸深邃地看着她,“是么?我还以为摇摇是想看看雪崖公子长什么模样呢?”
骆君摇干笑,“怎么会呢?”
片刻后,阮家的管事领着几个人走了进来。
为首那人长身玉立,雪衣乌发,容貌清俊如初冬寒雪。在座的宾客无论身份高低,无不锦衣束发,衣冠堂皇,唯独他一人只穿了一身雪色素衣,一根发带半束起发丝,乌黑长发披在身后,倒是有几分仙人遗世之感。
只是……这实在不像是来贺寿的打扮。
说得再严苛一些,正式场合披头散发在上雍权贵和寻常百姓眼中甚至都不是良家打扮。
不只是阮相,阮家的人脸色立刻都有些沉了。
也就能理解引他们进来的阮家管事为何一脸为难忐忑的模样了,他显然也知道这位的衣着装扮有些不成体统。
大堂里的气氛一瞬间显得莫名尴尬。
那雪崖公子身后跟着几个人,一人手中捧着一个锦盒显然便是要送的寿礼,另一人手中却捧着一张七弦琴。
“雪崖奉阁主之命,恭贺丞相寿辰。”雪崖公子淡淡道,这祝寿词也说得十分不走心。
许多沉迷雪崖公子美貌的贵女们也瞬间回过神来,与离得近的闺蜜交换了几个眼神。
这鸣音阁好像是有些来者不善啊。
阮廷的脸色也不太好,这鸣音阁的人不像是来祝寿的,倒像是来找事的。
侍立在阮廷身后的阮月楼开口笑道:“多谢鸣音阁主人,雪崖公子来者是客,请坐下喝杯酒。”说罢一挥手示意旁边的管事去接下雪崖公子送来的礼物。
雪崖公子这才看了阮月楼一眼,淡笑道:“阮大公子,幸会。”
“客气。”阮月楼微微蹙眉,他是第一次见这雪崖公子,总觉得这人看他的眼神有些怪异,“雪崖公子请。”
雪崖公子道:“在下奉命而来,还要回去复命,恐怕无福消受丞相府的宴席,实在是抱歉。在下愿为丞相和在座诸位弹奏一曲,以贺丞相寿诞。”
不等阮月楼回答,只听阮廷沉声道:“不必,雪崖公子既然忙,阮某便不多留,请吧。”
有人不满,“雪崖公子一曲千金,丞相大人听听又有何妨?”
阮廷目光一凛,骤地射向那声音的来处,一时却无法从满堂宾客中寻到到底是谁说了这话。
有了出头鸟,自然也就有人跟着起哄了。
倒不是这些人毫无眼色看不出阮廷的态度,正是因为太有眼色了,他们知道阮廷不想听雪崖公子弹琴才跟着起哄的。
换个说法,他们想看丞相大人的笑话。
阮廷脸色有些冷,目光落到了雪崖公子身上。
半晌才缓缓道:“既然雪崖公子想弹,那就弹吧。”
雪崖公子轻笑了一声,也不觉得尴尬,取过身边侍从捧着的琴,转身席地而坐修长的手指抚上了琴弦。
古朴的琴音从指尖流出,原本还有几分杂音的大堂很快便安静了下来。
琴声铮铮,曲声古朴庄重。
雪崖公子琴艺大家之名果然不是虚传,一曲《虞殡》弹得……
呃,听出这是什么曲子的人瞪大了眼睛看向端坐在大堂中的雪崖公子。
雪崖公子确实是琴艺了得,这首古曲音律极简,本就不易弹得出色。在他指间却不仅有古曲的古朴大气,庄严肃穆,更是让人隐隐有落泪之感。
但…弹得再好也改变不了这是一首送葬的曲子啊?!
“放肆!”早有人忍不住拍案而起,怒道:“还不将这狂悖之徒拿下!”在丞相寿宴上弹送葬曲,确实称得上狂悖了。、
守在门口的丞相府侍从并不通音律,这古老的送葬曲如今也不大用了,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只得有些无措地看向主位上的阮廷,等着主人的指使。
当朝丞相也终于彻底沉下了脸,今晚这场寿宴可说是彻底悔了。无论他们如何做,过了今天丞相府都会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上雍皇城里的一则笑话。
阮廷一把按住想要上前开口的阮月楼,沉声道:“不知本相何处得罪了鸣音阁主人?”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
对啊,这雪崖公子是鸣音阁的人,鸣音阁在今天派人弄这么一出,显然是跟阮家有仇怨啊。
只是这法子,未免太损了一些。
另外,这鸣音阁后台到底有多硬?在上雍皇城里这样得罪当朝丞相,还想好好活着么?
《虞殡》这古曲很短,最后一个音在雪崖公子指尖逝去,只见雪崖公子按琴低眉,轻声笑道:“丞相大人多虑了,鸣音阁与丞相大人无冤无仇。”
阮廷冷笑一声道:“这么说,是雪崖公子与本相有仇了?”横竖都是丢脸,阮廷也不想再维持自己温文尔雅的模样了。
这人分明就是故意的,若是就这么算了,只怕日后人人都想往阮家头上踩上一脚。
雪崖公子站起身来,扫了一眼大堂中一众宾客,道:“此曲,本也不是为阮相而奏。在下不过是想借个地方,为家母奏一曲挽歌罢了。”
一边早就气得圆脸涨红的阮福怒道:“你给你娘送葬,要到阮家的地方?本公子看你分明是来寻人晦气的!来人,把他给我拿下!”
有了自家小公子的命令,阮家的下人不敢再耽搁,立刻冲进了大堂中。
跟在雪崖公子身后的两个侍卫却上前一步,将人挡了回去。
宾客之中也不乏武将或习武之人,有人想看阮家笑话自然也有人想跟阮家攀交情。立刻有人起身摩拳擦掌想要上前帮着将雪崖公子拿下,“竟敢在丞相府撒野,还不束手就擒!”
不管怎么说,在别人的寿宴上奏送葬曲都未免太过分了。哪怕这位雪崖公子风华绝代,姿容绰约,也没有人为他说情。
雪崖公子见自己俨然已经成了众矢之的,也不惊不惧,他轻笑了一声,抬眼看向阮廷道:“父亲,您当真不认识我了么?阿朔回来了。”
“……”大厅里再次陷入了寂静,有人怀疑自己今晚是否多喝了几杯,耳朵出了问题。
阿朔?阿朔是谁?
嗖!
风声破空而来,阮福有些手忙脚乱地接住了朝自己砸来的东西。
“这是什么玩意儿?”
那是一块玉佩,并不算什么名贵的玉,雕工还算精细却也算不得十分出众。
玉佩看着已经有些年头了,倒是十分温润鲜活,显然有人时常拿在手里把玩或长期佩戴。
只是身为丞相府最得宠的小公子,阮福是看不上这玉佩的。
离阮福近的人凑过去,看到那玉佩上刻着一个阮字。
大厅里再次陷入了难以排解的尴尬和死寂。
阮廷的五十寿宴上,有人拿着一块疑是阮家的玉佩来认亲。
而这个想要认亲的儿子,还在他“爹”的寿宴上给自己亲娘奏了一曲送葬挽歌。
“话说…阮相当年夭折的那位公子,是不是就叫阿朔?”有人不由想起了一些旧事。
早年阮廷还时常会提起自己亡故的妻儿,只是这些年阮家几位小公子年纪渐长,才渐渐不再提了。但能坐在这大堂里的,除了各家公子姑娘,岂不大都是阮廷的同僚甚至亲友?
自然会有人记得。
只是看看阮家人的脸色,众人还是不约而同地将话咽了回去只在心里琢磨。
那位大公子不是跟夫人一起遭遇劫匪死了么?又怎么会在二十年后拿着玉佩来认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