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神兵之主-第一十七章路遇惡人推薦

神兵之主
小說推薦神兵之主神兵之主
“什么?”楚陈问。
这事儿要从陈妧妧还在闺中时说起,有一次进山游玩,遇到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躺在树下,奄奄一息。
陈妧妧是武将之女,身上自有一股豪气,看见有人受伤,二话不说,当即就带他去找了郎中,那人也是命大,在郎中一番救治之下,终于是救了过来。
毕竟是救命之恩,假如没有陈妧妧,那么他可能就要曝尸荒野。
那人非常感激陈妧妧,就把随身的玉佩给了她,并告诉之若有相求,可以带着玉佩去血影门找他,不论何时,不论何事,只要是她所求,他可以为她去办,以报她救命之恩,三件为限。
吞噬 星球
陈妧妧一个闺中女子,虽然习了点武,但却对江湖中事不甚了解,自然也不知道什么血影门。
她只当对方是为了感激她而夸下的海口,况且自己是将军之女,就算有事,也不是他一个小人物能帮得上的。
但她还是礼貌的接过玉佩,然后她留了些银两给大夫,嘱咐大夫好好照顾就走了。
玉佩只交待绮罗收好,并没有当真。
可以说这只是陈妧妧生命中的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过后她就忘了。
只是此事在很多年后,有一次不经意间被绮罗提起,那时陈妧妧刚刚与丞相完婚,正说着呢,丞相从外面进来了,这话头就截止了。
进门的时候丞相神色如常,还问陈妧妧说什么血影门?
陈妧妧说是丫鬟的玩笑话,从此这个事儿也再没提过。
说着她拿出一个鱼形的玉佩:“诺,少爷,这就是了,这些日子我在外面,偶尔也听说血影门的事,不打听不知道,原来这个门派那么出名。”
楚陈接过那玉佩,一看之下,玉质灰暗,质地不算是个好的。难怪陈妧妧当时会不把这玉佩当回事儿。
“本来夫人只是让我收好,没怎么放在心上,但是那人说的信誓旦旦,所以我留了心,这东西我就一直贴身收着。”
绮罗道:“本来这东西就是夫人的,现在夫人不在了,以后这东西就放在少爷这儿吧。”
楚陈越来越奇怪了,既然对方的目标玉佩,为什么当初不趁绮罗在府中时就把玉佩抢过来,而让绮罗又带了出来,他们到底图的什么?
对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楚陈默默接过玉佩,没有说话。
造化之门
几日后,两人终于赶到一个小城,此城位于青州县。
一进城,热闹的气息铺面而来。
按理说离京都越远,城镇越是荒凉。可这个小镇却是北边的经济枢纽,虽然地处北边,过往的客商人员却是不少。
楚陈从穿越以来,还是第一次这样仔细观察一个地方。
街道上是古朴的建筑,街面上人流如织,小贩热闹的吆喝声声入耳,各色商品摆满接头,琳琅满目。有人在摊位上挑挑选选。有人拿着各种吃食满街溜达。
“咕噜”
站在街面上,楚陈首先被一家面摊子上传来的香味吸引。
摸了摸肚子,他带着绮罗到面摊坐下。
“老板,来上两碗汤面。”好久没有正经吃上一顿热饭了,楚陈闻着味儿都要馋死。
“好勒,客官您稍等!”老板也应的殷勤。
面摊上,一个老年男人和一个年轻女子在忙活着。
清晨的阳光照了过去,女子白瓷一样的脸庞上流下汗珠,在阳光中晶莹透亮。
面一上来,香气扑鼻。
老板笑吟吟的:“你们刚进城吧,快趁热吃,去去寒。”
“谢谢老板!”楚陈笑着答应一声,大口吃面。
吃完面楚陈觉得浑身都热乎乎的,赶路的寒气都去了不少。
我家的猫太过阴晴不定
喊来老板,楚陈付了面钱。开始打听往北的路线。
原来这夏郡国往北有5个县,分别是:青州、延晋、唐源、顺宁、武昌。一县一个季节,越往北越冷,到了武昌完全就是冰天雪地,冷的要命,那里是当地人俗称的冰城。
探听到自己要的消息,楚陈谢过老板,准备带着绮罗离开。
这时,来了一个30多岁的男子,身材魁梧,却脸色青白。一看面摊上有食客,照着摊子就是一通驱赶。
“去去去,都别处去吃吧,不卖了,不卖了。”
赶完之后,又转头看向面摊老板,恶狠狠的咒骂:“老东西,你一天不答应,我就每天都来,我看你能熬得几天!”
说完又看向面摊上忙碌的年轻女子,挂起笑容,眼神猥琐:“杏妹儿,你就答应了吧,这样你父亲也不用受苦了。”
女子神色冷漠,呸了一声,也不答话。
看女子不理自己,男子脸色阴沉下来,照着桌椅打砸一通,然后扬长而去。
看着满地狼藉,面摊老板面色凄苦,女子安慰着自己的父亲,又赶忙去扶起倒地的桌椅。
见状,楚陈也赶紧去帮忙。待一切恢复原状之后,原本热闹的面摊子也冷清下来,之前吃早餐的食客们早已吓的四散逃跑。
“老人家,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过来打砸,要你们答应什么?”楚陈忙问。
“唉”老人唉声叹气,眼眶湿润,言语有些无奈,“这天杀的不是人啊!”
“爹爹,都怪我,要不,我还是答应了吧,不然,他天天来闹,何时是个头。”女子声音哽咽。
米其林之星
“不行,那人根本不是个好人,你嫁过去,一辈子就毁了。爹不能为了那点钱,让你去跳火坑。”那老板言语反应激烈。
也许是看见面摊老板对自己女儿的维护,也或许是原主的情绪触动,一时间他的心中有些波动。
而这一世的楚陈,从来没有享受过亲情。
母亲在他还小的时候就离开了他,父亲从来没有在他的生命中出现过,每一次他都只能藏在墙角,远远的窥探。
而他还没有正式的喊过一声, 父亲!
仿佛他跟丞相是两个不相干的人,而明明他们是有血缘关系的亲生父子。
看着眼前抱头痛哭的两人,他出声询问:“那人是什么人?”
面摊老板抹了抹脸,道出了原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