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暗處的人 線上看-傳染一看書

暗處的人
小說推薦暗處的人暗处的人
如果不小心染上疾病,你会怎么选择,是报复社会还是隐藏起来,或者独自躲起来等待生命的结束。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但是等到真正要面对的时候跟想的就不一样了。
今年大三的王放本应该有绚烂的人生,但是他身上的那些绽放的痕迹告诉他他没有资格享受人生,他已经想下水道的老鼠一样和i能发烂发臭。
本来王放已经快要接受这种生活,并且为了不伤害到其他人。
但是那天晚上王放又见到了男人,把他拖进地狱的男人,还是在他同班同学的手机里。
王放抓着手机问他们什么关系。
那个男生说是男朋友,说完飞快地瞪了王放一眼,警告他最好离他男朋友远一点。
王放本着提醒的好意,点到为止,但是没想到那个男人竟然把他的床照晒了出来。
一时间,王放声名狼藉。而始作俑者那两个人却在开开心心。
王放接受不了其他人的指指点点和那些不坏好意的邀请。
然后王放就接受了邀请。
谁都没想到,隐藏在正常下的不正常是有多少,王放也逐渐的了解了这个群体。发现原本的美满家庭原来都是假象,这更加剧了王放的报复心理。
他睡的人变得更多了,人也开始有了名气,而且因为加入了这个群体,在学校里也会有人为他打抱不平了。王放觉得可笑,在他没和一个拥有正常家庭的人约完之后,他就会留下痕迹,隐晦的通知那个人的家里人。
仅剩的良知,王放还是不愿意伤害更多的人。
但是没想到,会遇到铁板。
这次约到的叫胡玉景,成功人士,很有钱,年轻帅气,据说年纪轻轻已经是大学教授了,之后又建立了个人品牌,成功变成了老板。领着王放来了大别墅,在这里度过了两天之后,王放玩的及其开心。
就在他开心之后要给人留下证据的时候,被看到痕迹的胡玉景拽着头发拖了回来。
“老子给你脸了是吧。”胡玉景变得凶残起来。
’“啪啪。”
两巴掌之后王放被打的头磕到了桌角,顿时血流不止。
王放意识到不对,赶紧往外爬着,但被胡玉景紧紧抓着两只脚拽了回来。
这一关就是三天。三天音信全无。
学校里没有几个人真心关系王放的,但是辅导员得管。
无奈之下,辅导员报警。
小刘对于出这种任务很不爽,上次高校的事就已经恶心到他了。
大树看出了小刘的不满,劝慰道:“如果没有一个具体的规范的话,思想没有了界限,到时候苦的还是我们。”
小刘撇撇嘴:“师兄你不用说了,我明白。”
辅导员是个有点年级的女性,按说她这个年纪报警绝对是下选,所以大树一见到人就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
做好介绍之后,很快进入正题。
“所以是三天前的事,那最后一个见到他的人是谁,在学校里面他相熟的同学都没打听出消息来?”
面对大树的问题,辅导员推了下眼睛,小声说道:“这孩子作风雨点问题,性取向不同于常人,在我们大学里面是正常的,我们没有为难过他,但是学校里面我们是挨个问了,没有人能说出他的事,监控也查过,就看见他在学校后面一个没监控的地消失的。”
辅导员立马解释到:“这个摄像头近期坏了,还没来得及修。”
小刘等着监控看:“这附件就只有这一个监控,附近的呢。”
自负勇者无法拯救
辅导员叹了口气:“这个后门基本上没有过去,这不是请几天下暴雨电路出现问题,一直没来的及修,改查的我们都查了。主要学生在我们学校没得,为了不扩大影响,还请你们处理的时候小心一点,被造成恐慌。”
大树点点头:“您放心,交给我们,不过我的见见跟他关系比较好的同学,您说一下他的手机,我这边让人查一下定位。”
大树心里觉得很有可能和外面的人在一起,忘记了时间,最差也是被搞进传销里面了。
“我跟王放没多少联系,我俩挺多就是之前一个寝室欸当,现在他都搬出去了,跟我们还有什么关系啊。”
说话的人叫周九天,大块头,个子挺高,一身肌肉,说到王放的时候满脸嫌弃。
小刘心里细细的打量着,不知道这是真嫌弃还是假嫌弃。
天才收藏家 小說
“他在外面哪儿住。”
私密处洗净屋的工作 和单恋的他在女汤里 アソコ洗い屋のお仕事〜片想い中のアイツと女汤で〜
周九天摇头:“不知道,没去过。”
“那谁知道。”
周九天言语有些尴尬:“韩一方,他也是我们宿舍的,跟王放的感情比较好。其他的我就一点都不知道了。”
大树揉揉脑袋:“去把人叫来。”
得到释令之后,周九天疯狂的跑开。
大树被逗乐:“没出息。”
“师兄,他应该跟王放没关系的吧。”
大树的笑收敛了一些:“不能确定,现在的人关系复杂着呢。不过我觉得他应该是知道蒂埃纳,刚才从始至终没敢看我,这小子。”
小刘疯狂的回想着刚才,连忙说:“那我就盯着他点。”
韩一方被叫过来之后,很明显的跟周九天不一样。
上来就说:“我跟王放早就没关系了。他在外面挺多人的,你们可以去查查他的社交人脉,反正跟我这种学生完全不一样。”
小刘见有意思忙问:“那你是知道他交往的都是什么人了。”
韩一方脸上有点挂不住:“没太了解,听人说他最近高调交往了一个男的,有钱、年轻,两个人还没发展到最后。可能跟这个男的一起,或许他又找了别的男的,反正他身边的人很多的。”
大树捏了捏鼻梁:“这样,你先带我去他住的地方看看。”
“我……”
刚要拒绝,小刘赶紧说:“我知道你去过,带路。”
迫于威亚,韩一方终于把人带了过来。
地方不算差,离学校不远的公寓,走路十分钟就到。
只是电梯里全是出租和各种小广告,一看就是附近学生聚集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