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前世情債難還清討論-第一百七十三章.永遠難得男人愛熱推

前世情債難還清
小說推薦前世情債難還清前世情债难还清
贾君逸与吴丽卿的这种关系,比夫妻更熟悉,做起事来更加轻车熟路。
过了十分钟后,吴丽卿说:“你今天的状态不好。是不是因为我嫁了人的原因……”
贾君逸说:“不知道,也许是吧!”
一切结束后,眼送着吴丽卿一步一步的远去,他想,很是业障啊!我为什么?为什么一边读诵《地藏王菩萨本愿经》,一边又犯了女人之罪呢?美女的吸引力确实太大了。以后会不会投胎出生为鸟儿啊?还不仅如此,“雀鸽鸳鸯报”后,还要下地狱呢!可是,可是,在美女面前就是忍耐不住啊!
吴丽卿到家后,打手机给贾君逸说:“刚才,我忘了。忘了你要给我的茶叶。”
贾君逸说:“不要紧,我藏起来。你下周六下午再来拿。我这两包茶叶是要送给你爸爸泡的。也算是一个假女婿尊敬他的。”
吴丽卿说:“好的。我下周星期六下午一定到。我也买一套衣服给你。”
贾君逸说:“衣服就不要买了。你来拿茶叶就可以了。”
吴丽卿说:“好的。我到时候就去。”
周六下午,贾君逸满怀喜悦等待,哈!还是有缘!若能每周都相会一次,也不枉十多年来的用心。
四点半,吴丽卿未到,贾君逸拨打她手机,自动系统回话“你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四点十五分,再打,还是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五点,再拨打,又是在通话中。
贾君逸觉得憋屈,明明约好的事,为什么老是失约?这个老毛病,五六年来就是不改!我今天就耐心拨打了!他大约每七分钟拨打吴丽卿手机一次,有时连续拨打三次,至六点,已经显示拨打十八次,都是“你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这次贾君逸真的发怒了,念叨:“这样老是失约的女人,能得到男人的爱吗?!”吴丽卿啊!你长期这样,跟人家约事,多次失约,又手机一直拨打不进去,有哪个男人手得了?恐怕你一生难于得到男人的爱了。加上你又不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女人,说话、办事不温柔,而且又不善于应变的人,哪里去找一个男人会爱你呀!
星期天下午,贾君逸照样在老地方等吴丽卿。他这次学乖一些,心想,我下午就不给你拨打手机了,看你能不能知错就改,下午主动拨打电话过来,并且,人也过来。昨天失约,今天可以弥补嘛!
等到五点半,还是没有吴丽卿的拨打来的手机,他还是忍不住地给她拨打过去,老样子,手机还是正在通话中。
对于吴丽卿,贾君逸长期以来都是采取忍让,期望的态度,至六点,他又拨打她的手机,哈呀!无运!不通!手机自动系统回复老话!气死我啦!他连续拨打……用力把手机丢在桌上……这时的贾君逸在心里不知骂了多少遍!差一点下咒语。
星期二下午,吴丽卿发来短信:“你在吗?”。贾君逸一看,心里骂:废话!不在,不就死了吗?应该说:有空吗?方便说话吗?或者我有事找你。
他还是拨打她的手机:“喂!怎啦?我等你两天啦!怎么约好好的,又失约啦?我拨打你的手机几十次,都是老毛病。”
吴丽卿说:“我这手机修理了很多次,老是那样子,我也没有办法……”
贾君逸说:“问题是奇怪!你拨打我都会通,我拨打你就是不会通。”
吴丽卿说:“我也没有办法呀……”
贾君逸说:“问题是,你跟我约好了,时间到,你要拨打手机给我,不来也要说一下。”
吴丽卿说:“我知道你这些时间很忙,所以,就没有拨打电话给你……”
贾君逸说:“算啦!别再说了。你现在要来吗?”
吴丽卿说:“我现在跟我的嫂嫂在乡下。还忙着呢……”
贾君逸说:“那就忙你的去。这个周六下午,一定要过来。”
吴丽卿说:“好吧……”语气不太坚决。
星期五下午,贾君逸拨打吴丽卿手机四次,还是打不通。五点,吴丽卿拨打手机过来:“喂!你不是叫我星期六下午过去你那里吗?”
贾君逸说:“是,你明天下午四点过来。”
吴丽卿说:“可是,可是,我来那个啦……”
贾君逸一听,怎么回事?要吗不来,要来时便是来月例。真是憋倔死啦!说:“你要来就来,把我给你的东西拿去。”
吴丽卿说:“好啊!我可能会迟一点过去。”
贾君逸说:“不要超过五点半。我很忙,要去办其他的事。你跟我约定的事,要准时。两个人相好,关键是心!不在于来了就做那个事。人生的路还很长。”
吴丽卿说:“我知道,我懂得。你不是要出差吗?”
贾君逸说:“是。最早下周一,最迟下周三。出差要一个星期。我什么时候回来,就给你打电话。问题是你的手机老是打不进去。”
吴丽卿说:“我去修理一下,要命的是我这台手机,修理了好多次,有时顺畅,有时不顺畅。我干脆去买一台新机。”
星期六下午三点,贾君逸开始煮开水,准备吴丽卿到时泡茶。水开,他看着水壶水腾腾的滚动,心里似乎也有点滚动,他想,虽然,她今天来不能“做真”的,但是,“做假”的,总也得做一些。不然,放着一个美女在眼前,不是浪费了吗?使她没有发挥应有的价值也是罪过。
贾君逸这个花痴,确实的大花痴,他每过十分钟就拨打吴丽卿的手机,都没有接听。他想,今天她应该不会改变而失约吧!
至四点十五分,已经拨打第五次手机,“嘟嘟嘟”,终于吴丽卿接听了。贾君逸说:“我已经在等你了。”
吴丽卿说:“要等一会儿。我的女儿要来我这里。她的爷爷要带她过来。我要五点多才能去你那里。”
贾君逸有一种被糊弄的感觉。但还是说:“现在是四点十五分。你五点能过来吗?”
吴丽卿说:“大约可以。我女儿来后,我叫她在家里,我就去你那里。不知道她要不要跟我家其他人玩?”
霸氣重生:逆天狂女傾天下
贾君逸心里堵了一股气,说:“应该可以的,你女儿已经那么大了,叫她在家里玩一会儿,你过来嘛。”
吴丽卿说:“以后,星期六、星期天,我的孩子都要过来我这里住。”
贾君逸说:“那怎么行?我们都在星期六、星期天相约。这样我们怎么相约啊?”
吴丽卿说:“那也没有办法。到时再看情况。”
贾君逸说:“你抓紧过来,不要超过五点,我也是很忙的……你今后要找我,只能在星期六、日下午四点至五点。过了五点,我就要去办其他的事……”
毒宠冷宫弃后
超時空垃圾合成系統 纏繞在指尖的靈感
吴丽卿无话……贾君逸想,这个女人的做派,实在不能恭维,换句话说,是讨厌的,她这一生能够得到男人的爱吗?即便是我这个前世欠她债的人,也厌烦她了……
五点五分,吴丽卿到。刚进门就飘来香味,是体香和“涂料”混合的那种香味。看着她那闪闪的大眼睛,白皙的瓜子脸,半笑的嘴唇,贾君逸的心“噗通噗通”乱跳起来。
贾君逸端上一杯茶给吴丽卿,手却颤抖两下,把茶水震动落在桌面上。
吴丽卿笑说:“你怎么这样激动?”
贾君逸说:“你今天太美啦!”
吴丽卿说:“以前就不美吗?今天那个还有一点,脸色应该不太好看,哪里会美丽呢。”
贾君逸说:“看不出,看不出!你化妆化的美,根本就看不出脸色不好。正常女人来月例,可能脸色青白一些,精神也会疲倦一些,但是,你,看不出有什么不同,还是那样美丽撩人,叫人心醉,心痒。你说你来例假,不会骗我吧?”
吴丽卿嗔说:“说啥呢!连这个也骗你?”
贾君逸说:“你没有骗过我吗?我想这些年来,不知被你骗了多少次。就约会这方面,你就骗了我几百次。”
吴丽卿说:“我对你是最好的,最讲信用的了。其他的男人,我就都不管他了。有人叫我去喝酒,有人叫我去唱歌,我口头跟他说好,其实,我都没有去。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贾君逸调侃地说:“那是因为你长得漂亮。你是太有福气了。有很多男人请你吃喝玩乐。”
吴丽卿说:“男人请我吃喝唱跳,还不是都想我那个……反正男人都是猪高。”
贾君逸说:“如果一个女人长相,让人家一看就害怕,恶心,就没有人去请她吃饭了。女人美丽是一大本钱,可以做无本生意。”
吴丽卿喊:“乱讲!我做生意都欠债,亏了很多钱。”
贾君逸说:“但是,欠债是我替你还的,你又没有出钱。”
吴丽卿一时无话……她清楚,这些年来,如果不是贾君逸在经济上挺着,不知要去当几次乞丐……一切都是命运,命运的必然性,通过现实的偶人性显现出来,碰巧相遇,鬼使神差地两人粘在一起,遇到什么疑难杂症都是他解决的。
贾君逸说:“好了。东西拿去吧!代我向你父母问好。”
吴丽卿“嗯”一声,睁大眼睛看着他,似乎在问:你不抱抱我吗?今天就这么便易我?她坐着没有动。
贾君逸见吴丽卿还不想走,倒是奇怪,问:“走吧……”
吴丽卿站起,走了几步,贾君逸忍不住了,赶快走上她……
他们很快到那密室,太熟练了,贾君逸突然惊叫:“啊!你,你这肚子怎么这样?!”
吴丽卿说:“胖了嘛!”
贾君逸说:“不只是胖了,那个妊娠痕太多啦!怎么肚脐有黑黑的一大块。难看死啦!”
吴丽卿说:“我也不知道呀!好像吃药所致的,吃了那些治疗胎儿袋的药就变成这样啦……”
贾君逸听后无话……他们再温存一会儿,贾君逸说:“好啦!我要早一点回家。最近家里忙。你也要早一点回去。”
两人很快收拾好,吴丽卿说:“我在买咳嗽药,你帮着介绍。”
贾君逸说:“好。如果遇到谁咳嗽,我就介绍他跟你卖药。倒是你的手机要保持畅通。”嘴巴这样说,但是,他心里却想,不如我如果有钱时,拿几百元给你比较容易。
吴丽卿说:“最近有有不少人要买咳嗽药。我可以采购一些来买。”
贾君逸说:“你要注意。你买药的渠道不是正规的,被药监部门知道了,就麻烦了。”
吴丽卿说:“我买的那些药品,都是正规厂家制造的。我只是服务到家而已。”
贾君逸说:“你不要老是坚持自己的意见。我说的是有根据的。买药一定要注意。走吧……”
吴丽卿说:“你今天怎么总是赶我走?我就偏不走。”
贾君逸说:“难道叫我留你吃饭?留你在这里过夜?”
吴丽卿说:“走了!”飘然而出,动作配合身形还真好看。
贾君逸说:“很美!太极品啦!真如小天鹅起飞!”
吴丽卿说:“不是乌鸦吧!”回头再看一眼,骑上摩托车。
吴丽卿走后,贾君逸苦笑,我与她两个人是怎么啦?不能合在一起过,又互相离不开……微妙呀微妙,像树与树上的藤呀,不知把树砍倒,藤会不会死?死个屁呀!人家的藤头都在她老公那里了!
女人几个有真爱?红楼梦书里说“人人都说神仙好,惟有娇妻忘不了。君在日日说恩爱,君死又随人去了。”何况,她根本就没有嫁给我。我死了,她照样活的很风光。
不过,如果她死了,我又会怎样呢?我会伤心吗?可能遗憾的多吧!我会偷偷的哭吗?也许会。
他与吴丽卿的关系,是一个动态过程。但总体是爱的。起初是怜惜,接着是热烈,拼死的爱,追求,尔后,常常被她气得半死,曾经有一度放弃,还有一点怨恨,但是,神鬼作怪,他和她就是离不开。不定期地暗度陈仓……他俩有过矛盾,而又在矛盾过程中又统一,这主要是贾君逸太软心,在骨子里太爱吴丽卿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