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漫維遊記 起點-第五百零一章 小河救世好強熱推

漫維遊記
小說推薦漫維遊記漫维游记
过严冬脚下使力,‘啪’地一声踩断了甲泉无须忍颈骨,凶狠道:“满足你的要求,他是第一个。”
小河救世双眼猩红,没想到过严冬说动手就动手,对自己的身份毫无顾忌。
“去死吧过严冬。”
朕也不想太霸气
气急败坏的小河救世欺身而进,抖手就是二十多掌疯狂劈向过严冬。
过严冬无惧而上,没敢大意,双手灌注‘灭神掌’力狂猛推出。
台下的泉平苟代怒喝一声也想冲上台来,却被保仓廉箭步上前拦住,不悦道:“你这人总爱管人闲事,这点不好,当受点教训。”
泉平苟代面无表情地拍了拍左臂,一支弩箭直射保仓廉。
后者正要闪身躲开,猛然想起身后全是观众,慌忙挥动聚起‘内劲’的手掌将袖箭拍落地面。
暗叫一声:“好险”。
保仓廉心中迸起强烈杀机。
“扶部小鬼果然狠毒,今日定要取尔狗命。”身形腾起,急扑泉平苟代。
極品閻羅系統
台上过严冬和小河救世连拼二十多掌,三十多脚,互不相让,在劲气横飞的漫天掌影中,过严冬突然‘降膝’抱住小河救世大腿想将其摔倒。
那料小河救世下盘稳重如山,气如沉渊,过严冬连扳两下没能将他扳倒,遂变掌为爪,改抱为抠,想将小河救世的膝弯扣碎。
小河救世冷哼一声,双脚横劈一字,右臂下探反夹,将过严冬的脖颈箍在肋下,身体再迅速下压,控制过严冬跟着趴向地面。
过严冬心中一沉:“他会格斗技,要做‘断头台’。”
都市最強棄少 朽木可雕
今天他破解了‘德式拱背摔’,如今想破‘断头台’属实有些难度。
小河救世的实力根本不是甲泉无须忍能比拟,相差不能以道里计,过严冬颈部被夹,呼吸不畅,硬憋一口气连续打出十二拳在小河救世腰侧肋下,但都犹如打在精钢铁板上一般。
眼见小河救世的力量猛然加大,想要一举将过严冬勒毙。
过严冬顾不上掩藏能力,浑身涌起‘力系异能’,力量陡然间暴增,手脚并用,向前冲顶飞快爬行。
小河救世没想到过严冬突然来这一招,坐在地上被顶得滑出八九米远,屁股下的裤子差点被磨露,一时失神,被过严冬侧滚逃了开去。
小河救世身体后翻站起,看着捂着颈部不住咳嗽的过严冬,皱着眉头疑惑道:“你用的好像不是暗系能力。”
过严冬咳嗽着抬头,眼中闪过不屈之色。
“你也不是普通神官,内镜,你是‘道师’?”
“哼哼,小子,谁告诉你神官就一定是法师?你还太嫩。”
过严冬针锋相对:“彼此彼此,那又是谁告诉你暗系就不能力量强大呢?”
小河救世脸上突然浮现狰狞笑意。
“所以,就更不能留你活着。”
他眼神一凝,鹰隼般掠过两人间距离,飞扑而下,撼天的风雷之声和着小河救世的手掌劈了下来。
过严冬见对方声势浩大,不能力敌,闪旋三步,蓄力起势,双臂猛然抡起,奇快无比,状若疯魔。
“震肺力、震肺力、震肺力、震肺力……”
空中发出阵阵的连声音爆,小河救世和过严冬互拼十二掌,未退半步,强劲的冲击力反将过严冬震得连连后退。
小河救世狂笑道:“‘震肺力’不过如此,不过是效仿我扶部的‘刚柔破壁斩’,以暗劲摧毁对手内脏之术,你只不过是将劲力的发动方式改为可以叠加。
總裁 的 契約 情人
但是你练的还不到家,这点力量在本神官眼中无异于螳臂挡车,就让本神官给你开开眼界,学学什么才是真正的力量叠加拳法。”
“大力破山轮。”
随着小河救世的低沉呐喊,他高举半空的双拳也以泰山压顶之势劈砸过严冬。
过严冬心知自己和‘道师’的差距太大,一轮‘震肺力’都没能奈何对方,面对光听名字就很暴力的‘大力破山轮’,估计自己也讨不到好去。
正要避其锋芒,闪身躲开,那料对方气机劲力紧锁于身,自动锁定周围闪躲空间,自己竟无法移动分毫。
暗叫不好,过严冬被逼无奈,只能硬着头皮以‘灭神掌’劲夹杂‘力系异能’摆手迎击。
小河救世口中呼喝声不断,一拳紧似一拳,一拳快过一拳,拳头划过空间发出‘空空’的音爆声响。
过严冬被动封挡,每挡一拳都似在抵挡一拳重过一拳的山川大河,这才是多重力量叠加的拳法。
神医小农女 春风暖暖
他连连后退,不断闷哼,全身骨骼如爆豆般格格作响,气血不住翻涌上顶,嘴角已有丝丝血迹泌出。
‘道师’太强大了,过严冬想分神使用其它异能都做不到,小河救世出手太快,力道又重,令他疲于奔命,根本腾不出使用异能的时间。
在过严冬强撑着抵挡小河救世第九拳的时候,自身力量彻底崩盘,被小河救世的力量压制逆冲回体内。
憋了好久的一口鲜血再也抑制不住的喷了出来,血洒长空的同时,过严冬的身体也被周围气劲挤压得重重摔在地面。
场外观众早看得目瞪口呆,过严冬在他们眼中已经是强得不似人类的存在,但这个扶部来的什么神殿的小神官更加变态如神似魔,一套拳法下来,过严冬一点还手的余力都没有就被打倒在地。
小河救世身形没有片刻停留,眼中布满杀意,又是一拳呼啸而下,誓要将过严冬击毙当场。
解说员急急喊道:“过严冬危险。”
“啊……”
观众席上一片惊骇的呼喊声,有些人不忍看到少年惨死,痛苦的闭上双眼,不想看到这一幕悲壮惨烈的情景。
“过严冬……”
安莞绫、蓝可儿、朝华彰晚晴、凌晴几女同时抢向擂台悲呼。
武术总会五大会长齐齐飞身上台,欲救过严冬。
但远水难解近渴,想在一心杀人的‘道师’手下抢人无异于痴人说梦。
“啊……”
又是惊呼,这次不只是全场的观众,还有小河救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