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玉過添琴》-第六十九章 瘟疫熱推

玉過添琴
小說推薦玉過添琴玉过添琴
“大哥,这里好诡异啊!”走在扈城的街道上,阮左发现,这里每家每户都挂着白布,似乎每家都死了人。
五彦祖没有回话,但从他的呼吸中,却可以感觉到,他此时不安的内心。
“大哥们,别再走了,我们出城吧!”思玉此刻双腿发抖,牙齿直打哆嗦,他什么时候见过这个场面。
整个扈城宛如一座死城,似乎城里没有一点生机。
当然,城门口碰到的老人家除外。
“思玉,你就不能像个男子汉一样?”阮左头猛的一抬,右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就不能像他一样吗?
“我怎么不是男子汉?要不要脱裤子给你证明一下。”思玉说着便往五彦祖身后躲去。
“呵呵!”阮左笑笑没有说话。
“大哥,这是祠堂吗?”思玉探出脑袋,看着面前气势辉煌的房子说到。
他们面前的房子,算是他们一路走来,见到过最气派的房子了。
大门刷着暗红色的油漆,门前还有两个栩栩如生,威风凛凛的石狮。
“是祠堂啊!这上面不是写着吗?”阮左指着大门上的牌匾说到,接着突然笑了起来。
“怎么?男子汉不认识字吗?”
“谁说的,我只是不认识这两个罢了!”思玉依旧死鸭子嘴硬。
“好了,别开玩笑了,我们先进去看看。”见到两人又斗起嘴,五彦祖感觉自己头都大了。
这两个话痨,从出了鲲城到现在,一直拌嘴,抬杠。
思玉也就算了,小孩子不懂事,可他没想到阮左也是一样。
还好他们两个都是男的,否则五彦祖都打算让两人就地喜结良缘了。
见五彦祖发话,思玉跟阮左互相对视了一眼。
重生之二代富商 小小羽
虽然两人都没说话,但从对方的眼神里不难看出,这场架,他们有机会还要接着吵。
五彦祖看着祠堂前的地面,心中有些奇怪。
这一路走来,街道上到处是杂物,枯枝烂叶铺满了整个路面。但唯独这祠堂前,地面被人打扫的一尘不染。
怀着好奇的心情,众人走近祠堂。
还没进去,隔着大门,众人就闻到一股恶臭,像是什么腐烂的味道。
闻到这个气味,五彦祖心里一紧。
这味道他太熟悉了,这是尸体腐烂的味道。而且从味道上,他能感觉出,祠堂里面肯定有大量腐尸。
左右看了看,发现只有思玉一人面露不适,鲁敬跟侯三倒是跟他们几个一样,表现的非常镇静。
一点也不像跟思玉同龄的。
这让五彦祖心里对鲁敬跟侯三好奇起来。
侯三他不熟悉,但是鲁敬跟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比较久。
在军营的时候,鲁敬表现的跟个普通人一样。
但是这一路走来,他隐隐感觉到鲁敬的身份绝不像表面那么简单,倒像是某个大势力派出来修行的弟子一样。
“思玉,要不你就在这等着吧!我们几个进去就行了!”五彦祖回过头,看着身后捂着口鼻,都快吐出来的思玉说到。
我在男团当主唱
“就是,听大哥的,你呆在这就行了!”戈头也转过头说些。
“不行,你们能进去,我也要进去。”思玉摇了摇头,他可不愿意被阮左嘲讽,嘲讽他不是男子汉。
“好吧!那你还是躲在我身后吧!”见思玉态度坚决,五彦祖也不好说什么。
走上前去,五彦祖拍了拍门。
可是等了好半天都没有回应。
心一横,五彦祖一用力,就把祠堂的门推开了。
推开的一瞬间,一股比刚才还要恶臭数倍的味道,直冲众人鼻腔。
饶是五彦祖这种身经百战,见过大场面的老兵,都被熏得眼泪直流。
只见祠堂里,堆着数十口乌黑发亮的棺材。不光是棺材,地面上也堆满了尸体。
尸体横七竖八的堆在一起,足有数百具,堆满了整个地面。
而且许多尸体早已面目全非,腐烂大半,露出里面的森森白骨。
看到这一幕,五彦祖瞳孔瞬间放大,心跳也加速起来。
这是什么情况,这祠堂是乱坟岗吗?
再看思玉,此时早就跑到一旁,扶着石狮吐了起来。”
十月鹿鳴 小說
“妈呀,这是什么味道,这么难闻。”吐了半天,思玉擦了擦嘴巴,又走到五彦祖身旁。
“**!”刚走到五彦祖旁边,思玉的眼睛就撇到祠堂里面,一句粗口接着就爆了出来。
看清祠堂里面的景象,思玉又转身扶着石狮吐了起来。
这一次,他是连胆汁都吐了出来。
五彦祖没说话,朝阮左使了个眼色。
阮左多事心领神会,走到思玉身后,用力拍打着思玉的后背。
“怎么了?不是男子汉吗?这么点场面就受不了了吗?”阮左一边拍打,一边还不忘嘲讽。
听到阮左的话,思玉现在心里只想骂娘。
但他现在也顾不上还嘴,只能扶着石狮,继续吐着。
“来,把这舒心丹吃下去会好一些。”看思玉的样子,阮左也收起玩笑。
取下背着的包袱,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瓷瓶,倒了颗药丸递给了思玉。
看着递过来的药丸,思玉也不含糊,拿起来就往嘴里塞。
药丸刚一入口,刚才的不适感顿时就好了许多。甚至连空气中的味道,都没有刚才那么刺鼻了。
“好家伙,有这好东西你干嘛不早点拿出来。”身子刚一好些,思玉就转过身,朝阮左说到。
“你之前也没问我啊!”阮左摊了摊手,一脸无辜。
这不能怪他啊,确实是思玉没问啊!
“够了,别吵了。你们在这等着,侯三,你跟我进去看看。”五彦祖朝身后斗嘴的二人呵斥一声,接着指了指侯三。
“嗯!”侯三点了点头,随即跟上了五彦祖。
“侯三,你能看出这些人是怎么死的吗?”在祠堂看了半天,五彦祖也没看出这样人是怎么死的。
身上没有致命伤,不像是被人杀死的。
可是看起来也不像是中毒,中毒的话,身体一般都呈黑紫色,甚至连骨头都会变得乌黑。
可是这些人,除了身体腐烂,肉身跟骨头都没有变色。
这让五彦祖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们像是染上了某种瘟疫!”阮左趴在一个尸体跟前,使劲嗅了嗅上面的味道。
“瘟疫?”侯三的话,五彦祖内心更加不解。
瘟疫他不是没有见过,但是像这么多人都死于瘟疫,他倒是闻所未闻。
什么样的瘟疫,会这么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