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李治你別慫 ptt-第三百二十六章 中年夫妻,左手摸右手

李治你別慫
小說推薦李治你別慫李治你别怂
李治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从小被李世民捧在手心里,几乎没受过什么苦。
在李钦载看来,他更像个锦衣玉食的富贵公子,不同的是,这个富贵公子没什么纨绔习气,反而很关心民间疾苦。
真正称职的皇帝,他会将天下的子民当成自己的私人财产,不会容许自己的财产受到侵犯。
对外用兵就像花钱,必须要吝啬且谨慎,因为花一文就少一文,遇到灾年就像计划外的开支,必须节衣缩食把钱省出来。
将李钦载派去并州,就是因为李治发现自己的私人财产受到侵犯,有人在偷他钱,所以必须把那个贼揪出来。
这样理解的话,皇帝其实也是一个紧巴巴过日子的小社畜。
“陛下,并州大旱,臣已命宁朔都督府将士挖通沟渠,兴修水库,来年若还有大旱,应该不会太影响收成,”李钦载禀道:“并州粮商哄抬粮价,臣也做了处置,粮商背后有权势之人撑腰,臣已悉数拿下。”
李治点头:“朕看过你的奏疏了,人犯供状朕也看过了,干得不错,对这样的蛀虫就应该拿问,这些人交给刑部论罪,怕是要杀几个为首的,否则难抚民心。”
李治的眼里冒出杀意。
李钦载又道:“陛下,长安朝堂里还有他们的人,臣不便僭越,请陛下定夺。”
李治毫不犹豫地道:“朕已命刑部将他们都拿下了,大灾之年除恶务尽,若手下留情,会给那些蛀虫错觉,以为趁天灾敛财不会付出代价。”
李钦载由衷地道:“陛下英明,子民之福。”
顿了顿,李钦载又道:“太原王氏……”
李治一怔,接着露出难色,叹道:“王氏……不可擅动,太过分可能会引起晋中不稳,……抓小放大吧,王行琛不能动,但朕会下旨严斥,朝中王氏的门生党羽,朕也会趁此机会削掉一批。”
李钦载理解地点头,他不像刘仁轨有道德洁癖,治国很复杂,不是见坏人就必须抓,有时候明知是坏人,但种种顾虑或是自身价值的原因,偏偏不能抓,反而要捧着。
此生还长,他和李治都还年轻,与世家的博弈不在一局胜负。
说完了正事,李治的表情突然有些赧赧,压低了声音道:“呃,韩国夫人的事……朕多谢你了。”
李钦载笑道:“臣顺手而为,陛下不必谢。”
见李治一副难为情的模样,李钦载忍不住好奇道:“陛下见到韩国夫人了?”
李治苦笑道:“是,她和她母亲一同回来的,进宫跟皇后说一会儿话就走了,朕不知他们母女三人说了什么,听说她们都流了眼泪,眼睛红肿……”
李钦载想了想,猜测武后应该已对韩国夫人暂时消了杀心,毕竟亲娘出面调停说合,武后终究还是要顾忌几分的。
只是李钦载违了武后的意思,在并州放过了韩国夫人,不知她会不会对自己生出嫌隙。
真有了嫌隙李钦载也没办法,他凭本心做事,问心无愧。
风夏
不经意一瞥,李钦载发现李治露出哀伤之色,不由大惊:“陛下怎么了?”
李治幽幽道:“韩国夫人回长安,进宫见了皇后,却没见朕,她难道不知朕多想她么……”
李钦载委婉地道:“陛下,她与皇后是亲姐妹,终归是要避嫌的,否则当着皇后的面与你眉来眼去,教皇后情何以堪?”
李治叹道:“朕只想见见她而已,不必非要眉来眼去……”
李钦载哼哼,说得多纯情似的,但他敢打赌,李治见了她之后,不化身小泰迪当场扒光了她我跟你姓。
“只是见见”这种鬼话,就像渣男保证只在外面蹭蹭一样,谁信谁怀孕。
“陛下……还是多与皇后恩爱吧。”李钦载低声劝道。
他对天家夫妻的感情没兴趣,但出于朋友的立场,李钦载还是忍不住将两世为人的经验传给李治一些。
家里的婆娘喂饱了,外面偷腥时才不会太被动,就算被发现了婆娘也不至于起杀心。
要是没喂饱婆娘,珍贵的亿万子孙给了外人,婆娘当然要除之而後快,尤其是,如果娶了一个非常厉害且没那麼善良的婆娘,亿万子孙交付出去时更要三思而后行,除非你真只是在外面蹭蹭。
韩国夫人能捡回一条命,多亏她与武后是亲姐妹,若李治换个女人偷腥,武后不夷她三族算她心慈手软。
一見輕心霍少的掛名新妻 開心果兒
李钦载劝得很委婉,武后要杀韩国夫人的事他也很识趣地没提。
但李治显然不接受他的劝谏,而是露出苍凉之色,突然伸出左手,盖在自己的右手上,不停上下摩挲。
“景初,你觉得这样……朕會感到愉悦吗?”李治缓缓问道。
李钦载盯着他的左右手,不解地摇头。
李治又把手放到自己的屁股上,不停的摩挲。
“这样,会鸡动吗?”李治又问道。
动作略显猥琐,但李钦载懂了,叹了口气,委婉地道:“陛下用双手攻自己的下盘,约莫便愉悦了。”
在跳蚤市场被出售的精灵
李治浑身一震,仰头望天,神情愈发寂寥悲戚。
堂堂天子之尊,后宫佳丽无数,却沦落到自攻自足,何其凄凉。
李钦载也没法再劝,中年夫妻就是这么个现状,他一个外人能说什么?
后世社会开放,好歹还有女仆,护士,空姐之类的制服调剂枯燥的房中之乐,可这一世呢?
在武后屁股上写下“高句丽”仨字,会不会激起李治的征服欲望?
他亲爹也征过高句丽,这不是巧了吗这不是。
…………
告辞出宫,留下李治一人独自在宫里自怜,李钦载却无法与他共情。
毕竟他还年轻,而且新婚燕尔,没尝过中年夫妻的悲苦。
出宫上了马车,没多久到了英国公府门前。
吴管家早已等候在门外,見李钦载的马车停下,吴管家一溜烟窜了过来,殷勤地将李钦载扶下马车。
“五少郎一路辛苦,在外为官不比在家,老朽见您都瘦了,真让人心疼啊……”
九小姐
李钦载哈哈一笑,朝他眨了眨眼:“这回我没上火了吧?”
世界传说 光明神话3
吴管家笑道:“哪能呢,五少郎是贵人,贵人不会轻易上火。”
一边跟在李钦载身后,吴管家一边掸着李钦载衣裳上的灰尘,突然道:“五少郎还没回长安,韩国夫人已遣人送了重礼,说是给您的,不过被老公爷推拒了。”
李钦载脚步一顿,接着哂然一笑,继续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