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ptt-553、合夥鑒賞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王循见王小栓喝的滋滋有味,也忍不住给自己倒了一杯,轻抿一口后道,“我实在想不明白,你当初好好地生意做着,怎么就突然跟孙崇德那家伙跑了。
你是三和人,他是北老, 肯定没法子一条心的,好再你运气好,韦一山肯捞你一把,要不然你现在估计还在养马呢。”
王小栓叹气道,“我要想当官,自然是因为不想被人瞧不起, 这年头,你手里要是没点权利,谁都敢踩你一脚。”
“你这话过了, 你看谁敢踩我老子一脚了,谁敢拿梁根不当回事了?”
王循不屑的道,“你以为有钱没用,只是因为你钱不够多。”
王小栓讪笑道,“和王爷缺钱的时候,你老子就是和王府的座上宾,谁敢瞧不上你老子。
反正和王爷都要给他们几分薄面。”
“那就是了,你再看看叶琛那小子,他为什么敢在安康城这么嚣张跋扈,还不是人家有个好哥哥?”
王循杯中酒喝完后,再次给自己倒满了,“你说叶秋是有钱啊,还是有权啊?”
王小栓道,“人家是大宗师,我学武的天赋是不差,可是连余小时和阿呆都比不了的,更遑论跟叶秋比, 这辈子也就止于九品了。”
“九品你还不满足?”
王循白了他一眼道,“放过去,足以开宗立派了!
就是现在,在安康城、在三和不值钱,你往地方去,哪个知府、县太爷不是倒履相迎?
做人啊,有时候要知足,不能看这山低,望那山看。”
王小栓把杯子伸过去,等他倒满,“你怎么还训上我了?
你等会不是要见你老子吗?
还敢喝这么多?”
王循轻抿一口后道,“你刚才那个说什么搞创造发明,我觉得挺靠谱,你细说一下,我等会见了我老子就直接现卖,说不定就不会骂我了。
要是还是一样骂,我也认了,反正从小到大就挨骂,习惯了。”
王小栓笑着道, “前面还是说我知足, 分明是你不知足。
你家兄弟那么多,你还是排行老七的,你能有安康城这摊子生意,不比别人强?”
王循嘿嘿笑道,“你要这么说,我就觉得我还行。
我们王家到底兄弟姐妹多少个,估计我老子自己都不清楚。
有资格出来历练的,也就我们这兄弟几个。”
甚至有点兄弟姐妹连被他老子骂的资格都没有。
因为压根就没机会见着他老子的面。
王小栓道,“你这说的也太夸张了,你老子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个孩子?”
王循道,“怎么可能知道,我老子光是在三和就有十几个填房,每个姨娘少的生一个,多的生四五个,听说在南州还养了好几个外宅呢,这来安康城还没多长时间,就又收了个花魁。
还有一些,就是在外面一夜风流,有些人找到我老子,我老子就认了,不过顶多就给点银子,还是进不了族谱的,更多的女人是没能耐找到我老子。
所以啊,我们王家到底有多少子嗣,这就是个谜。”
王小栓擦了下嘴角的口水道,“伯父实在是我辈楷模,等我有钱了,我也要娶很多女人,老子不可能一辈子年轻,但是我的女人可以。”
王循道,“行了,说正题,这个创造发明的事情,你再给我仔细说一说,我该怎么样跟科学院合作?”
“前面说了啊,”
王小栓一边咀嚼着花生米一边道,“城外的科学院专门有个陈列馆,里面有专门接待的人,你只要提出合作要求,他们就给你看合作目录,你觉得哪个技术发明不错,就可以买下来投产,或者干脆与他们合作,他们出技术,你出银子,赚了钱一起分。”
王循想了想道,“那我还是觉得合作比较靠谱。”
王小栓道,“靠谱不靠谱,你自己去看看不就得了。”
说完了就伸出来了手。
“干嘛?”
王循不解的道。
“给银子啊,两千两!”
王小栓没好气的道,“怎么,你想反悔?”
“谁稀罕赖你这么点银子,”
王循从胸口掏出来两张银票,随手就丢了过去,“你啊,还是太小瞧我了。”
“三千两?
棄宇宙 小說
老子也不占你便宜,”
王小栓点出来多出来的一千两,还回去道,“该多少就是多少。”
王循道,“就是给你的,拿着吧,但是我有个要求。”
王小栓道,“什么要求,你直接说。”
想也不想就把三千两银子揣进了口袋里。
王循道,“陪我去趟科学院,帮我参谋参谋,出出主意。”
“看在这这么多银子的份上,别说一趟,就是十躺,我也得陪你去。”
王小栓嬉皮笑脸的道。
“这个作坊,要不咱们就合伙?”
王循突然道。
王小栓伸了个懒腰后道,“你们王家什么时候跟人做过合伙生意?
就是我同意了,你老子那关你也过不了,你啊,还是消停点吧,省的又挨你老子骂。”
王循仰靠在椅子上,端着酒杯道,“听你的意思,只要我们家没问题,你就同意了?”
王小栓道,“傻子才不同意呢!”
这可是三和王家!
三和最有钱的家族!
跟他们和王爷做生意,自己还有什么好怕的?
先不说赚钱不赚钱,就是自己的名气就能价值千金。
到时候人家会说:看,那是跟王家做生意的王小栓!
能有资格跟王家做生意,谁还会怀疑他王小栓的实力?
这大概就是狐假虎威吧!
“那就这么定了,”
王循把最后一口酒吸熘完,拍拍手道,“我先走了,回头再聊。”
“等等”
“又干嘛?”
王循回过头问道。
王小栓指着满桌的狼藉道,“记得跟你家小二招呼一声,你请客的,别又来找我要钱。”
“出息。”
王循冷哼一声后,急匆匆的走了。
“小二”
“王把总,你吩咐”
“再来一斤烧鸡,一斤烧酒,”
王小栓大气的道,“用油纸包好了,带走。”
“”
小二虽然在心里已经把王小栓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但是递上烧鸡和烧鸡的时候,依然陪着笑脸道,“王把总你慢走。”
月夜。
和王府。
“哎幼,我这头发啊”
林逸突然父爱爆发,把小丫头送到了自己脖子上,让她骑马。
结果这小丫头一个劲的逮着他头发薅。
那就一个疼。
“王爷”
紫霞趁着王爷下蹲,赶忙把郡主从王爷的肩膀上抱了下来。
“我是你亲爹,你这么下得来手的”
林逸看着小丫头手里的头发,开始对着小丫头进行指控。
“啊”
小丫头好像很高兴。
“你还有脸笑,真是欠揍啊”
林逸捏着她的小脸,还不敢太用力。
小丫头哇的一声,大哭。
“哎,你果然孝顺啊”
林逸对紫霞道,“赶紧抱走让她妈哄着去。”
他家这小棉袄将来不知道会是怎么样,起码现在一看就是漏风的。
“王爷,你太惯着她了,”
不等紫霞过去,胡妙仪便直接过来了,没有急着去哄小丫头,反而先给林逸收拾发髻,“以后啊,说不定更不听话了。”
林逸坐在椅子上,由着她给自己理发髻,“我生儿子也好,生女儿也罢,不是为了让他们听我话的,我只想让他们做自己,遵从自己的内心。”
让一辈子,从小到大,他都是在扮演。
扮演别人喜欢的角色,努力做一个听话的孩子。
这一辈子,他自己没有听话,自然也不喜欢他的孩子违背自己的内心,过早的“世故”,为了博得大人的好感而去听话。
那样就未免太悲哀了一些。
胡妙仪虽然不能明白林逸话里的意思,但是也能感受到林逸对孩子爱之切,“王爷,那也不能太骄纵了,你自己都跟臣妾说过,万事过犹不及,要有适度。”
“我这很适度啊,”
林逸端起桌子上的茶盏,一边品茗一边道,“她现在还是个孩子,发挥的是自己的本性,展现的是自己的天性,你跟她说什么道理她都不会懂的,你需要的是耐心,等她慢慢的长大。”
胡妙仪真心实意的道,“臣妾受教。”
在这方面,她是真心实意佩服和王爷的。
对于教子育儿方面总有自己独特的见解,让人耳目一新。
林逸见她不走,一下子就明白了意思。
这老娘们又要播种?
把自己当什么了?
无奈之下,只能硬着头皮道,“你带着孩子先去休息吧,我还有点事没有处理完。”
“臣妾下去了。”
胡妙仪恭恭敬敬的说完后,领着孩子退下了。
林逸望着他的身影,揉了揉额头,“那帮子土人还没动静吗?”
韩德庆赶忙道,“启禀王爷,潘多领人抓了土人副使马科之后,土人给潘多送了一万两银子。”
“哼,”
林逸没好气的道,“这帮人真的是脑子有坑啊,烧香都找不到庙门,这智商真是够着急的。
哼,居然跟偷学功法,胆子够大的,死罪倒是不至于,活罪难免,吩咐下去,三司会审,必须给土人一点厉害瞧瞧。”
“是。”
韩德庆慌忙应声道。
“关小七今天又没回来?”
林逸好奇的问。
“听院里的丫头说,羊圈那边两只母羊全生了,关姑娘忙得不可开交,”
韩德庆不知道和王爷现在心情如何,摸不透,只能小心翼翼的道,“听说关大爷也去了。”
“哦,”
林逸下意识的点点头,“关胜跟那女子处的怎么样了?”
韩德庆道,“属下托廷卫的人跟踪了两日,据说关大爷这几日迷上了赌,那胭脂铺的女子就不怎么乐意了,关大爷连续几日上门去请,这女子都没有乐意。”
“迷上了赌啊,这可够麻烦的,一个赌徒要是一开始输钱还好,就怕赢钱,一旦尝试了来快钱的滋味,就没有心思做别的营生了,”
林逸皱眉道,“你说本王要不要在大梁国禁赌。”
“属下不敢妄言。”
韩德庆确实没有这个胆子。
毕竟赌坊的势力太大了!
要是传出去禁赌是自己建言的,自己还能落着好?
不管赌坊大小,基本都有皇亲国戚、朝中大员的影子。
甚至军中势力庞大的三和人,也都有参与。
这些人他倒是不至于怕,可是小鬼也难缠啊!
蚊子多了,真的会咬死人的。
“算了”
林逸想了想,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
这个年代娱乐方式单调的令人发指,除了青楼,就是赌场了。
要是真的禁赌,乱子就大了。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规范法。
特别是借贷、催收这一块。
赌场借贷的利息必须在官方的规定定,也不得有暴力催收的现象。
“王爷”
韩德庆猜不透和王爷的心思。
林逸道,“让梁远之协同、廷卫、安康府衙编制一会内参,与内阁一同规范赌场经营。”
“遵命。”
“那就去关小七那里转转吧。”
林逸站起身,拍了拍酸胀的腿。
关小七虽然也受了府里“生孩子”氛围的影响,但是起码还是比较含蓄的,非常害羞,晚上的时候自己能睡个好觉。
骑着驴子往关小七养殖的羊舍去。
离着老远就听见了狗吠声,他好奇的道,“她也养了狗?”
韩德庆道,“王爷,这是左右的野狗,下晚的时候倒是把关大爷吓得不轻。”
林逸道,“这荒山野岭的,怎么会有野狗?”
韩德庆道,“王爷,山北面是三和人新开的斗狗场,白云城骨嘴沙皮,放鸟岛的大头犬、金鸡山熊犬、南海尾灰犬,川州青犬、南州土犬、荆州箭毛犬、岳州山地犬,全被带了过来,白天的时候热闹的很。
前些日子,狗舍失水,跑了不少狗,有的就跑到这里来了。
斗狗场又没胆量来这里抓,这些狗就在这里做下窝了。”
“娘的,真是人才啊,居然开始在安康城斗狗了。”
“王爷,斗狗还不算,还有斗鸡,斗蛐蛐呢。”
韩德庆见和王爷感兴趣,便忍不住接着道,“那么小小的一只蛐蛐,价值千金。”
林逸感慨道,“还是有钱人会玩啊,本王这种穷人实在不配。”
不过,他对斗狗、斗蛐蛐也实在提不起兴趣。
毕竟他也是骑过瑶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