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之志在千里-第95章 現身看書

三國之志在千里
小說推薦三國之志在千里三国之志在千里
看着笑的满脸褶子的程咬金,宇文成都戏谑的笑道:“如今你是俘虏,马上就要押回金陵受审,现在不思考怎么保命,还要我收你为徒?”
“嘿嘿,只要宇文统领收我为徒,凭俺这一身武艺再加上您还是我师父,那小皇帝……啊不是陛下怎么会舍得杀我。”程咬金卑微的说道。
宇文成都一拍程咬金的头:“某这一身武艺可不会轻易传授,你太弱了不配当我的徒弟。”
程咬金还不死心,在耳边一直吵着要当徒弟,宇文成都气的真想一镗砸死他,赵云走过来递给宇文成都水袋道:“宇文统领不必生气,只需要把他嘴堵住就好了。”
程咬金闻听此言,还想大声喊叫时,却被赵云一个破布塞在了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各位将军休息的差不多了吧,我们上路吧。”荀攸说道。
众人点点头纷纷收拾东西,熄灭火堆继续上路。
又行了十余里,树林里有什么窸窸窣窣的声音,荀攸对着秦琼说道:“秦将军,赵将军和宇文统领刚大战一场,麻烦你带人去看看吧。”
秦琼点点头,带着几个亲卫小心进了树林中。
此时树林中,二人正在分享着一只野鸡,其中一个身材微胖的人说道:“元芳,你说我此行去江东,陛下会不会看重我呢?”
“怀英如此大才,陛下一定会重用你的。”另一个面容刚毅,腰垮宝刀的青年说道。
“此次收老师书信才不远千里从并州赶去江东,幸而有元芳在身旁护卫,否则怀英早就死于乱军之中了。”狄仁杰对着李元芳一礼。
原来这世的狄仁杰依旧出生在并州,而狄仁杰少时聪慧,又拜了大儒卢植为师,所以他的名声早已传遍了并州上下。
当他父亲去世狄仁杰回到并州奔丧时,上党太守张扬甚至亲自上门来邀请狄仁杰来担任自己的首席谋士,但狄仁杰跟张扬交谈几句后就知道此人胸无大志不是明主,所以就婉拒了他的邀请。
而此时的并州,因为并州刺史丁原被吕布刺死,而导致兵荒马乱,异族大举入侵,整个并州除了上党和西河、太原一部分还在东汉朝廷手中,其他都被乌桓、匈奴占据,所以狄仁杰的老家晋阳经常会被异族人劫掠。
狂赌之渊
而李元芳和狄仁杰相识就是因为一次匈奴的劫掠,当时狄仁杰正在家中守丧,而匈奴竟然也知道了狄仁杰的名声,直接打进了晋阳,希望将狄仁杰绑走为他们效力。
此时的狄仁杰正在家中为父亲守孝,几个异族骑兵竟然直接闯进他家中将他绑走,狄仁杰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反抗无果后只能任由异族人将他带走。
而这一世的李元芳原本是丁原麾下并州军的士兵,因为丁原被刺,所以并州军大部分都投靠了张扬,而李元芳因为看不惯张扬军的飞扬跋扈鱼肉百姓,愤然离开了军队回到了晋阳老家中。
晋阳城中因为异族骑兵的大举入侵,到处都是哀嚎,而城中太守和守卫士兵早就已经跑的不见踪影。
李元芳早已经听见了异族骑兵的马蹄声一跃而起,巧使轻功跳至屋顶,仔细观察着城中的景象。
而城中的街道,几个骑兵纵马而过,领头的骑兵的马后还捆着一个黑袋子,而这个袋子里一直在不停的蠕动,李元芳心中暗自琢磨:“莫非是这匈奴又捆了哪个女子,看来某不出手不行了。”
李元芳从屋顶轻轻一跳,拦在了几个异族骑兵面前,领头的骑兵眼见此人从屋顶跳下来却毫发无损,知道这人也是个武艺高强之人,只好用生硬的汉语说道:“前面那个汉人马上给我滚开,我只要把他带走就可以了。”
“哼,你们这些异族人是不是又绑了哪个女子马上给我放了她,某就饶你一命。”李元芳冷冷说道。
领头骑士眼见李元芳不愿意离开,挥手示意身后几名骑兵冲杀过去。
李元芳眼见几人策马冲来,一摁链子刀的刀柄,刀身就飞出去戳死了其中一个异族骑兵。
其他人冲势未减,继续对着李元芳冲刺,但李元芳巧使轻功,轻松躲过他们第一轮进攻,转身跳在其中一人马上,链子刀将他砍翻下马后,李元芳策马直冲那领头骑兵。
那领头骑兵大吃一惊,他也没想到面前这青年竟然如此之强。
看着李元芳越来越近,还没等他拔出刀来时,李元芳已经跟他侧身而过,而领头骑兵直接一头栽倒在马下,脖子上还有一道可怕的血痕。
其他几个异族骑兵眼见如此,叽里呱啦的用匈奴语一通交流,一下子就全部跑光了。
李元芳知道城中还有很多匈奴骑兵,要是再在这里耽误下去恐怕会被匈奴骑兵围杀,“还是逃出城外吧。”李元芳心想。
这时李元芳跳到那领头骑兵的坐骑上,驱使着马径直冲向城门,城门虽然有几名匈奴骑兵看守,但是在李元芳的武艺面前又算的了什么呢,纷纷死在李元芳的刀下。
李元芳驱马跑了近三十里后,终于下了马将那黑布袋解开,他原以为可能会是某个女子,想不到一个胖胖的青年男子从中钻了出来,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当狄仁杰回想起当时的境况后,大笑道:“元芳那时候还认为是一个女子被劫,想不到是一个胖汉子,元芳是不是失望了。”
“怀英说的哪里话,某只恨不能救出全部晋阳城百姓。”李元芳长叹道。
肉食组曲
“无碍,我听老师说陛下有一统四方之志向,元芳武艺高强,担任一方将军都不为过,将来必有机会收复晋阳。”狄仁杰宽慰道。
“听说那秦琼、赵云虎牢关外扬威,连那吕布都赞叹不已,某恐怕还相差甚远呀。”说罢,李元芳又回想起了当年并州军那定海神针般的存在——吕布。
“总是听元芳说起吕布,那吕布真的如此之强吗?”狄仁杰问道。
“吕布之勇,乃当世仅存,某差之甚远。”李元芳说道。
“原来如此呀。”狄仁杰感叹道。